Posted on

自从詹姆斯·弗兰科凭借《灾难艺术家》(2017年)获得金球奖以来,他就一直备受关注,在那之前,弗兰科还被某些人称为行为古怪的艺术家,因为他一直走在时代的前沿,用足够的才华横溢来证明他是多么的怪异,弗兰科的人生不只是不寻常,也有阴暗的一面,这些看不到的地方,就算有再多的表演荣誉也无法弥补他的不良行为

艾丽·西蒂因在《早餐俱乐部》中饰演艾莉森·雷诺兹一角而出名,2014年,她出演了詹姆斯·弗兰科执导的长篇剧《LongShrift》,之后,她对弗兰科在2018年获得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时表示出了愤怒,并发文称,“詹姆斯·弗兰科刚刚获奖,但请不要再问我为什么离开电影、电视行业”,虽然艾丽已经删除了她的发文,但她从未解释过和弗兰科到底发生了什么,然而,就在同一周,弗兰科就遭到了多起侵犯指控

继詹姆斯·弗兰科赢得金球奖后,一位名叫莎拉·蒂瑟·卡普兰的女演员也批评了这位演员,这次是因为他在一部未透露姓名的独立电影中行为不检,卡普兰在平台上写道,“詹姆斯·弗兰科,你在金球奖上的表现真棒,我还记得你在几年前哄骗我签下了合同,并让我以每天100美元的酬劳出现在你的两部电影里”,这是不是剥削呢,虽然弗兰科没有公开评论卡普兰的指控,但他确实回应了颁奖礼上的指责,然而这个回应也没有任何意义

2018年1月,詹姆斯·弗兰科在《深夜秀》中被问及这些指控时,他说,“平台上的那些东西我没有读过,但我听说过她们,我不知道我对艾丽·西蒂做了什么,我只知道和她相处得很开心,我也十分尊重她,我不清楚她为什么不高兴”,弗朗哥继续说道,“我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而感到自豪并无怨无悔,大家在平台上听到的东西并不准确,但我完全支持她们站出来,因为她们已经很久没发声了,所以我不想以任何方式屏蔽她们”

2016年10月,一名摄影师起诉了詹姆斯·弗兰科,称他在拉娜·德雷的演唱会上用头撞伤他,摄影师大卫·托内森说,“两年前,我在拉娜·德雷位于好莱坞的演唱会上拍照时,被他无缘无故地用头撞伤”,更可怕的是,大卫·托内森声称弗兰科那时笑得很邪恶,当他把托内森撞倒时,脸上还带着一种满不在乎的喜悦

2014年,詹姆斯·弗兰科指责某网站暗指他是同性恋,并和同为演员的斯科特·黑兹同居,此举并没有阻止他嘲笑LGBTQ群体,2016年,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“无论是异性恋媒体还是同性恋媒体,都有点过度关注我的情感取向,我承认我是,而且除了斯科特,还有一个叫做詹姆斯的人”,后来,弗兰科还被指控嘲弄布兰特·科里根,因为科里根在电影《王蛇帝国》中出演同性恋,当科里根谈到弗兰科时说,“他这样说是在蔑视同性恋文化”

2010年,詹姆斯·弗兰科在纽约举办了一场个人的艺术展,据报道,这次展览中有一段视频名为《男性气质与我》的片段,这是弗兰科在2010年自导自演,并以独白的形式讲述自己人身经历的电影,内容是关于一个人的一日三餐,生活工作等琐事,在另一部名为《我的鼻子在巴黎》的艺术短片中,弗兰科甚至还带上了一个非常精细的假鼻子,代替了他脸上的鼻子,他说,这就是他认为的艺术

2014年,詹姆斯·弗兰科出演了百老汇的音乐剧《人鼠之间》,尽管他的表现受到了好评,但并不是每个评论家都对他满意,著名戏剧评论家本·布兰特利在评论弗兰科的表演时写道,“弗兰科先生已经被低估到看不见的地步,虽然他为这出悲剧的高潮准备了完美的眼泪,但我丝毫未受感动”,弗兰科也没把布兰特利的话放在心上,他始终沉浸在其他媒体对他的正面报道中,并在平台上传了一张正面评论的截图,写道,“本·布兰特利真是个小傻瓜,让自己这么尴尬,他不知道戏剧界都讨厌他吗”

2014年7月,作家西里尔·汉弗莱斯称,他在2009年将根据自传改编的电影《布可夫斯基》的版权授予了詹姆斯·弗兰科,但弗兰科在协议到期时还没将这些版权投入使用,事实上,弗兰科早已把电影制作好,并说这个剧本是他自己想出来的,还在之后的法庭文件中声称,剧本里的一切不是来自《布可夫斯基》自传,并请求西里尔·汉弗莱斯驳回诉讼

众所周知,詹姆斯·弗兰科是林赛·罗韩前男友名单上的一员,这份名单在2014年1月被泄露给了小报,同年三月,弗兰科发行了一本诗集,他在诗中提到了罗韩,他说,“我没有写任何关于她的不好的东西,我和罗韩在一起时,她自己也说,没谈过几段恋爱,所以我觉得我说的谎话比她少得多”

他甚至在名单公布之前,就把她推下了台,2013年3月,弗兰科说,他之前就拒绝过她,“她那时就有问题,所以我觉得很奇怪,她是我的朋友,只不过她的麻烦事太多,我不想和她牵扯在一起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